設為主頁 | 加入收藏

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理論研究>

葉小文: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一個重要制度定型——新時代人民政協的新方位新使命

更新時間:2019-04-12 作者:梅州政協 點擊:2452

制度是關系黨和國家事業發展的根本性、全局性、穩定性、長期性問題。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作為中國人民愛國統一戰線的組織,作為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的重要機構,是我國政治生活發揚社會主義民主的重要形式,是國家治理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是具有中國特色的制度安排。站在新的歷史起點上,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要推動人民政協這一具有中國特色的制度安排更加成熟更加定型、發揮好專門協商機構的作用。這個重要論斷,是為人民政協這一中國特色的制度安排作出的制度定型。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作為即將迎來70周年誕辰、具有輝煌歷史和巨大成就、具有中國特色制度安排的最廣泛的愛國統一戰線組織,人民政協如何跟上時代之“新”而“出新”“履新”,在新時代創造新業績?筆者認為,應將習近平總書記要求的,把“推動人民政協這一具有中國特色的制度安排更加成熟更加定型、發揮好專門協商機構的作用”,作為新時代人民政協的新方位新使命。

一、新方位新使命的兩大要義

方位之“新”,指要站在新的政治高度;使命之“新”,指要挑起新的政治重擔。新方位、新使命之“新”,一是“制度成熟定型”,即從政治制度建設的高度出新;二是“專門協商機構”,即從明確人民政協的著力點就在于發揮好專門協商機構的作用出新。

“制度成熟定型”至關緊要。作為中華民族特有的治理體系傳承,早在秦漢時期的政治實踐中,就形成了“事在四方,要在中央”“海內為郡縣,法令由一統”的中央集權制國家治理體系。由于這一治理體系符合我國實際,得到歷代有為政治家和思想家的高度認同,擁有深厚的政治基礎、思想基礎和社會基礎。今天,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民主集中制是我們黨和國家的根本組織制度和領導制度。我們的集中,是在民主基礎上的集中;我們的民主,是在集中指導下的民主。我們扭住完善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這個關鍵,是要為放手讓一切勞動、知識、技術、管理、資本等要素的活力競相迸發,讓一切創造社會財富的源泉充分涌流,不斷建立充滿活力的體制機制。這就必須從制度建設上,切實、充分發揚社會主義民主。

民主當然包括必須搞好選舉民主,但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的,“人民是否享有民主權利,要看人民是否在選舉時有投票的權利,也要看人民在日常政治生活中是否有持續參與的權利;要看人民有沒有進行民主選舉的權利,也要看人民有沒有進行民主決策、民主管理、民主監督的權利”。選舉投票是人民的權利,包括民主決策、民主管理、民主監督在內的政治參與也是人民的權利,而且是必不可少的權利。要把“實現人民最廣泛、最有效的政治參與”作為最大追求,在我國,就要保障人民民主權利是持續行使,而不是一時一事的。“保證和支持人民當家作主,通過依法選舉、讓人民的代表來參與國家生活和社會生活的管理是十分重要的,通過選舉以外的制度和方式讓人民參與國家生活和社會生活的管理也是十分重要的”。選舉民主是人民通過選舉選出代表進行授權委托參與國家和社會生活的管理,是間接性的而非直接性的政治參與。而且選舉民主具有階段性的特點,用政治學的術語講是一種起點民主或斷點民主。由此就會產生在投票之后或非選舉期間人民如何行使權利問題,也就是習近平總書記所指出的“人民只有在投票時被喚醒、投票后就進入休眠期”的問題。協商民主則能使人民持續而直接地進行政治參與。

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們黨把大力推進社會主義協商民主提到了新的高度。協商民主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民主政治中獨特的、獨有的、獨到的民主形式,開辟了人民民主新境界,書寫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的新篇章,在于它獨具“天時、地利、人和”,有深厚的文化、理論、實踐、制度基礎。它來源于中華民族長期形成的天下為公、兼容并蓄、求同存異等優秀政治文化,來源于在馬克思主義與中國實際相結合、黨領導人民進行革命、建設、改革的長期實踐積累的豐富經驗,來源于新中國成立后在政治制度上實現的偉大創造和改革開放以來在政治體制上的不斷創新。這就是“制度成熟定型”的極為豐富和深刻的內涵。

“專門協商機構”意義非凡。社會主義協商民主是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通過政權機關、政協組織、黨派團體、基層單位等渠道,就國家重大方針政策、經濟社會發展重大問題,特別是涉及群眾利益的實際問題進行廣泛協商,以求增進共識、增強合力、拓展公民有序政治參與的人民民主的重要形式和工作機制。協商民主作為一種制度化體系,滲透到國家根本政治制度和基本政治制度運行的各個環節以及基本單位政治生活中,主要包括三個層面的協商,即:政治協商(中國共產黨同各民主黨派以及各族、各界代表人士就國家重大方針政策和國家重大事務進行協商)、社會協商(執政黨、人大、政府等國家權力中樞與社會公眾、社會組織就社會發展重大問題和涉及人民群眾利益的實際問題進行協商對話)、基層協商(基層領導機構與基層廣大群眾之間進行的一種協商議事和對話的制度)。其中,人民政協以其鮮明的特點和獨特的功能,成為協商民主的重要渠道和載體。

習近平總書記關于加強和改進人民政協工作的重要論述,特別強調人民政協是協商民主的重要渠道和專門協商機構。他指出,“人民政協以憲法、政協章程和相關政策為依據,以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為保障,集協商、監督、參與、合作于一體,是社會主義協商民主的重要渠道”,“人民政協是具有中國特色的制度安排,是社會主義協商民主的重要渠道和專門機構”,“人民政協要發揮作為專門協商機構的作用,把協商民主貫穿履行職能全過程”。

人民政協以其鮮明的特點和獨特的功能,成為協商民主的重要渠道、載體和專門協商機構。人民政協具有覆蓋面廣的組織架構,可以為構建我國協商民主體系提供基礎性的組織作用;人民政協豐富的協商民主經驗,可以為在黨的領導下在全社會開展廣泛協商提供有力的實踐支持;人民政協比較成熟的協商議事規則和比較完備的制度體系,可以為構建程序合理、環節完整的協商民主體系提供堅實的制度基礎;人民政協的政治協商,可以對其他協商渠道起到配合支持作用;人民政協長期形成的平等、寬容、友善的民主氛圍,可以對發展社會主義協商起精神引領作用。按照習近平總書記對人民政協提出的新要求,人民政協把協商民主貫穿履行職能全過程,推進政治協商、民主監督、參政議政制度建設,建立健全協商議題提出、活動組織、成果采納落實和反饋機制,更加靈活、更為經常開展專題協商、對口協商、界別協商、提案辦理協商,探索網絡議政、遠程協商等新形式,提高協商實效,努力營造既暢所欲言、各抒己見,又理性有度、合法依章的良好協商氛圍,人民政協發揮社會主義協商民主的重要渠道、載體和專門協商機構作用,可以大有作為。

總之,政協的“協”就是“協商”,政協就是專門干“協商”這件事的機構。協商制度的構建,委員的履職,都要圍繞專門協商機構的定位來進行。社會主義協商民主的渠道很多,但專門協商機構只有人民政協一家。“專門協商機構”顧名思義,就不是一方“協商主體”而是“協商平臺”“協商載體”,是“在”政協協商,而不是“和”政協協商。“僅此一家”的專門協商機構,要有特別的政治站位和政治資質,高超的政治水平和協商能力,完善的協商程序和制度保障。要有一大批懂政協、善議政、會協商的委員作為支撐。專門協商機構,就要拿出“專”的樣子和品質來。

人民政協的性質定位是三句話:統一戰線的組織,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的機構,人民民主的重要實現形式。在此基礎上,人民政協就成為國家治理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具有中國特色的制度安排,社會主義協商民主的重要渠道和專門協商機構。落到“專門協商機構”上,人民政協這一具有中國特色的制度安排就更加成熟更加定型了。

二、新方位新使命如何“履新”

人民政協新方位新使命的立足點,是“四個堅持”。堅持中國共產黨對人民政協的全面領導,切實把握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這個莊嚴名稱、也是這項成熟定型的基本制度所賦予的使命任務;堅持人民政協是政治組織,必須旗幟鮮明講政治;堅持人民政協是人民民主的重要制度,必須以人民為中心履職盡責;堅持人民政協是專門協商機構,必須求真務實提高協商能力水平。立足于“四個堅持”,人民政協工作就創新有據、出新有戲,“問渠哪得清如許,為有源頭活水來”。

人民政協新方位新使命的新亮點,是推動政協在建言資政和凝聚共識上雙向發力。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只要我們把政治底線這個圓心固守住,包容的多樣性半徑越長,畫出的同心圓就越大”。這就特別需要人民政協善于“雙向發力”。人民政協是一致性和多樣性統一的統一體。一致性要有多樣性基礎,多樣性必須一致性指導。既不能過于追求一致性,也不能過于放任多樣性,關鍵是堅持求同存異。而“求同”,就要“把政治底線這個圓心固守住”,不斷鞏固共同思想基礎,包括鞏固已有共識,推動形成新的共識。不能因為要在不同情形下尋求最大公約數,就動搖了必須固守的政治底線。也不能因為政協發揮作用重在參政議政、建言資政,就松懈了思想政治引領。如果對打牢共同思想政治基礎的思想政治引領工作不予重視,或者雖然口頭重視但缺乏深入的研究和相應的制度機制保障,政治圓心就“固”不住,也“守”不了。只有政治圓心釘得更牢,拉長半徑才游刃有余,拉得住,不游離。向心力越強,則延伸力越大。離心力越小,則外拉力越大,畫出的“同心圓”也就越大。且畫出的是不離不棄不散的“同心圓”,而不是散了架、換了心、變了質的“異心圓”。政協要講團結、講民主,堅持大團結大聯合,求同存異、體諒包容,暢所欲言、各抒己見。我們黨建立和發展人民政協的目的,就在于解決好人心向背、力量對比的問題,把黨和人民的事業建立在更加廣泛、更加強大、更加牢固的社會基礎之上。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意味著近代以來久經磨難的中華民族實現了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的偉大飛躍。強起來,就要有更強大的思想穿透力和政治引領力,更厚實的硬實力和軟實力,更廣泛的社會動員力、眾志成城力,更持久的動力、活力、耐力和定力。“擁有十三億多中國人民聚合的磅礴之力”,我們就“具有無比強大的前進定力”。黨和國家事業越是向前推進,越需要凝聚最廣泛的智慧和力量;越是處于發展關鍵期,越需要凝聚人心、眾志成城。因此,加強和改進人民政協工作,就必然要求人民政協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在“打牢共同思想基礎、凝聚共識”上聚焦,在“擁有十三億多中國人民聚合的磅礴之力”中發力。一方面引導各界委員有序表達意見訴求,另一方面協助黨和政府多做解疑釋惑、宣傳政策,凝聚共識、匯聚力量,理順情緒、化解矛盾的工作,這是人民政協在功能上更加成熟的表現。不能因為政協工作中建言資政特別重要,思想政治引領工作就可以不要。政協提倡求同存異、體諒包容,暢所欲言、各抒己見,不打棍子、不扣帽子、不抓辮子,但政協委員中的共產黨員必須強化黨的政治紀律約束,在政協活動中的一言一行都要符合黨的理論和路線方針政策,在大是大非面前必須旗幟鮮明,對形形色色的錯誤言行不能無動于衷、置身事外。要及時了解統一戰線和人民政協內部思想動態,把在一些敏感點、風險點、關切點問題上強化思想引領同經常性思想政治工作結合起來,不斷增強固守政治底線的定力和尋求最大公約數、畫出最大同心圓的能力,引導廣大委員不斷增強政治認同、思想認同、理論認同、情感認同,不斷促進與黨同心同德、同心同向、同心同行。政協之“協”,要特別注重互動性協商,在協商中深化認識,寓建言、支持、監督與協商之中,使協商議政的過程成為思想引領、宣傳政策、釋疑增信的過程,成為溝通情況、換位思考、交換看法的過程,凝聚起對黨和國家大政方針的共識,形成同心同德貫徹落實黨和國家決策部署的強大合力。

人民政協新方位新使命的新格局,是進一步把協商議政向常態化、多層次、各方面有序參與推進。2018年,全國政協堅持發揚民主與增進團結相互貫通、建言資政和凝聚共識雙向發力,發揮專門協商機構作用,共召開1次全體會議、2次專題議政性常委會議、2次專題協商會、19次雙周協商座談會、2次網絡議政遠程協商會、1次網絡討論會、18次對口協商會、4次提案辦理協商會。聚焦中心任務,緊扣打贏三大攻堅戰和實現高質量發展協商議政。提高履職質量,助推民生改善和社會發展協商為民。堅持大團結大聯合,在各個界別普遍開展協商議政,廣泛凝心聚力協商求同,畫出最大同心圓。新時代的新方位新使命拓寬了人民政協事業的發展空間,舞臺更加寬闊了。2019年,全國政協將圍繞統籌推進“五位一體”總體布局、協調推進“四個全面”戰略布局,聚焦全面建成小康社會關鍵之年的關鍵問題、重大問題,開展協商議政活動,努力形成一批高質量建言成果。特別是就社會廣泛關注的問題,如促進就業、共享經濟發展等,在深入協商的基礎上協商咨政。圍繞打贏脫貧攻堅戰、環境保護等開展協商式監督,助推黨和國家相關決策部署落實。

人民政協新方位新使命的新探索,是崇尚創新、勇于創新、加強理論研究、完善制度機制、推動實踐發展。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涉及人民群眾利益的大量決策和工作,主要發生在基層。要按照協商于民、協商為民的要求,大力發展基層協商民主,重點在基層群眾中開展協商”。作為“唯一的專門協商機構”的政協,把民主協商扎實有效地向基層延伸,是政協工作的新方位新使命的必然要求。汪洋指出,地方政協工作處在凝心聚力第一線、民主決策第一線、協商議政第一線、國家治理第一線。我們尤其要從理論闡述、政策指導、頂層設計,深刻理解和推進“治國理政第一線”的深刻內涵和新的要求。國家治理作為國家政治制度的重要組成部分,能否成熟定型,關鍵看是否扎根本國土壤,汲取充分養分,可靠、管用、有效。要把頂層設計和鼓勵基層創新結合起來,總結地方政協在創新體制機制、規范協商程序、豐富協商形式、取得協商實效,推動協商民主向基層延伸,推動協商民主廣泛多層制度化發展的新創造新經驗,把在基層群眾中開展協商作為市縣政協工作的重點,推動協商工作向鄉鎮、街道延伸,把基層協商工作切實開展起來。這種延伸,不是通過增設機構來延伸手臂,而是創新機制來找準靶向,當前,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任務之重、矛盾風險挑戰之多、利益訴求之復雜前所未有。2019年初,習近平總書記就強調要堅持底線思維,著力防范化解重大風險。其中防范政治風險最重要的是維護政治安全,尤其要關注網絡和青年。青年大量在基層、網絡時刻覆蓋基層。政協的各項履職活動特別是民主協商延伸到基層,可以面向社會闡釋政策、疏導情緒、化解矛盾、協調關系,引導各方面客觀看待國內外形勢變化和改革發展中面臨的風險挑戰,眾志成城攻堅克難,同舟共濟勇于斗爭,努力畫出共建共享全面小康社會的最大同心圓。作為地方政協,黨委要求什么,政協就議什么;政府干什么,政協就幫什么;群眾期盼什么,政協就反映什么。作為地方黨政,黨政真重視,政協真有力;黨政真支持,政協真聚力;黨政真交辦,政協真給力。作為專門協商機構的政協向基層延伸和推進民主協商,加強議事協商,有助于做好上情下達、下情上傳工作,保證人民依法管理好自己的事務;通過發揮寓監督于協商之中的優勢,有助于推進權力運行公開化、規范化,讓人民監督權力,讓權力在陽光下運行。

綜上所述,深刻理解新時代人民政協新方位新使命的“制度成熟定型”和“專門協商機構”兩大要義;全面把握新時代人民政協新方位新使命在實踐中“履新”的四個要點—立足點、新亮點、新格局、新探索,人民政協這一具有中國特色的制度安排必將更加成熟更加定型,人民政協這一專門協商機構在推進社會主義協商民主中必將大有作為、有新作為。

(本文作者系全國政協文化文史和學習委員會副主任)

七星彩长期二定包码 中国福利彩票刮刮乐抽汽车 摩纳哥三分彩怎么玩 陕西11选5不开奖结果 瑞波币和柚子币那个上升空间大 重庆时时彩诈骗最新案 代玩幸运快三50一小时是真的吗 2021年105期六肖中特 重庆幸运农场电脑版登录首页 福彩三d 北京赛车pk拾高手技巧 以太坊矿机图片 1000炮金蟾捕鱼游戏下载 长沙麻将高级秘籍 6场半全场投注 辽宁快乐12一定牛预测 上海时时彩哪儿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