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主頁 | 加入收藏

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政協概況> 政協知識>

為什么政協是“專門協商機構”

更新時間:2015-12-10 作者:梅州政協 點擊:4490

浦興祖

 

■數十年間,政協所開展的協商民主實踐,無論是順境還是逆境,都為政協擔當起協商民主“專門協商機構”的使命,奠定了基礎。

■對于具有協商傳統的政協在協商民主中的角色、地位與使命之定位,從“唯一”到“重要”,再到“重要+專門”,正是認識的逐步深化。

政協與協商民主有著天然的聯系。政協一誕生就圍繞建立新中國這一重大歷史課題,發揮了中國式協商民主的優勢,成功地完成了協商建國的偉業。數十年間,政協所展開的協商民主實踐,無論是順境還是逆境,都為政協擔當起協商民主專門協商機構的使命,奠定了基礎。

 

為什么政協是協商民主的專門協商機構

應當深刻理解政協是協商民主的專門協商機構,正確把握政協在社會主義協商民主中的角色、地位與使命。

2006年發表《中國的政黨制度》白皮書,使用了選舉民主協商民主的概念,并強調選舉民主與協商民主相結合,是中國社會主義民主的一大特點。協商民主的內涵與概念的提出,給政協系統以極大的鼓舞。但是較早時,有些政協委員與政協工作者把協商民主僅僅理解為是政協一家的事,政協被視為協商民主的唯一協商機構。當然,少數學者也曾有過此類觀點。

十八大報告對于推進社會主義協商民主建設作出重大部署。強調協商民主廣泛、多層的同時,將政協突出為協商民主的重要渠道。據此,我們也可以將政協理解為協商民主的重要協商機構。我稱之為重要論,或曰認識處于重要論階段。由唯一重要,是力圖準確定位政協在社會主義協商民主中的角色、地位與使命,是人們有關這一定位的認識上的進步。

習近平總書記在9?21重要講話中,既沿用十八大關于重要渠道的提法,同時還提出了政協是協商民主的專門協商機構的最新提法。對此,我稱之為重要論專門論并用,或曰認識處于重要+專門的新階段。按照唯物辯證的認識論,人們對事物的認識總是逐步深化的。而事關整個中國社會、涉及諸多主體、眾多渠道的廣泛、多層、制度化的中國社會主義協商民主無疑也是新生事物。對于具有協商傳統的政協在這一新生事物中的角色、地位與使命之定位,從唯一重要,再到重要+專門,正是認識的逐步深化。

按照《現代漢語詞典》的解釋,所謂專門,在這里,應當解釋為專從事某一項事的。我認為,政協無論是政治協商、民主監督、參政議政,都需要建立于協商民主的基礎之上。在此意義上可以說,政協就是專從事協商民主的。進一步說,所謂專從事某一項事的,其潛臺詞便是不從事其他的事。以四套班子為例,雖然執政黨、人大、政府也都開展協商民主,但他們在協商后或作出重大決策,或形成國家意志,或從事行政活動。只有政協才是專門專一從事協商民主的,或曰,政協這個機構只是進行協商的,通過協商形成共識或接近共識,然后作為政策建議提供給執政黨決策時作為參考。政協作為專門協商機構這一點,是四套班子中所特有的,也是與執政黨、人大、政府最明顯的區別。筆者認為,較之唯一重要專門協商機構更準確、更嚴謹地定位了政協在社會主義協商民主中的角色、地位、使命。

 

政協如何擔當起專門協商機構的使命?

習近平總書記在9?21講話中,已經從宏觀上指明了方向,那就是政協要把協商民主貫穿到履行職能的全過程。政協的職能,建國初期主要突出政治協商,改革開放后先增加了民主監督,后又增加了參政議政。現行政協章程明文規定,政治協商、民主監督、參政議政是政協的三項主要職能。

要擔當專門協商機構的使命,就要在履行全部職能的全部過程中,始終貫徹協商民主。不僅要在政治協商的過程中搞好協商,而且也應當在民主監督參政議政的過程中開展好協商民主。所謂政治協商,理所當然地離不開協商。現在需要研究探索的是,怎樣切切實實地圍繞重要政治問題進行協商,提升政治協商的質量、水準。除此之外,還需要研究探索在履行民主監督參政議政職能的全部過程中,如何切切實實地進行不同意見之間的協商。協商一定是在不同意見、不同聲音、不同主張之間進行的。只有一種意見、一種聲音、一種主張,就無須協商、也無法協商。事實是,當今中國,社會利益明顯分化。我們說協商民主,一個字就包含著諸多不同的階層、不同的群體。我們說,代表民意民意也包含著不同的利益訴求、不同的政策評價。

政協如何才能夠盡可能全面準確地反映民意,如何才能夠盡可能全面準確地進行監督,而不是僅僅代表某一種民意,某一部分人的民意。筆者認為,應當通過界別、委員把社會上各種不同意見收集上來,反映出來,繼而在界別內、界別間、委員間開展充分協商,也可圍繞政府的某項政策或行為,由政協組織委員和公眾代表進行理性的協商、討論,甚至辯論。任何協商中都應當正確對待少數、多數,千萬不能簡單草率地運用多數原則,不可認為多數人的意見一定正確,否則,很容易讓民主多數原則演化成多數人對少數人的專制、壓制、剝奪真理有時候是掌握在少數人手中的。應當尊重少數人,尊重少數人的意見,充分保障他們的發言權、申述權。經過審慎協商,理性傾聽,少數人的意見有時候會被多數人所認同和接受,此時的多數人意見才較為可靠、合理,容易形成或接近共識。完整地說,民主需要服從多數,尊重少數。但充分協商后的多數原則,不同于不加協商、簡單運用的多數原則。由協商民主形成或接近的共識,就能比較全面準確地代表民意。

同理,政協要開展有質量有水準,能全面準確反映民意的參政議政,也應當立基于不同意見之間的充分協商。總之,要強調履行全部職能的全部過程都應貫徹協商民主。這樣,政協便能有效擔當起專門協商的使命。

還有一點,要擔當好專門協商的使命,有賴于一系列制度創新、機制創新。否則,專門協商難具可持續性與有效性。比如,全國政協的雙周專題協商會,就是一項制度平臺的創新。又如,政協的大會發言是一項有歷史的制度,不僅應當堅持,還應當完善。建議在大會發言中引進不同觀點的辯論機制,可以觀點交鋒。這樣政協的大會發言就可以更加充分地體現協商民主。

 

創新發揮專門協商機構作用的機制

沒有動力,事物就會停滯;衰減動力,事物就會緩步。政協委員是政協的主體。政協要擔當好專門協商機構使命,最后必定落實到政協委員對于協商民主的積極參與上。有一種說法認為,委員大多不是專職的,因此缺乏時間、精力與能力。筆者認為,比時間、精力與能力更重要、更值得關注的,是動力,即政協委員參與履職、參與協商的驅動力。政協委員履職能力并不差,有了動力,這種能力就能發揮出來。有了動力,即使履職能力確實不夠的,也會通過自覺學習、接受培訓、履職實踐等途徑逐步增強能力。

習近平總書記9?21講話、中共中央《關于加強社會主義協商民主建設的意見》、《關于加強人民政協協商民主建設的實施意見》都提出了改進委員產生機制完善委員推薦提名工作機制的要求。筆者認為,政協委員的推薦需要改進與完善的是,應當在廣泛聽取本界別意見的基礎上推薦委員人選,這些需要深入研究和恰當的制度機制創新。

 

實現專門協商機構與相關制度的對接

政協擔當專門協商機構的使命以達成或接近共識。那么,這樣的協商及其共識如何取得與提升實效?現在的做法,協商結果作為執政黨與政府決策參考,依據協商結果開展民主監督。除此之外,還應重視與其他制度間銜接。在我看來,政協應當憑借自身優勢參與立法協商,但不是說在政協與人大之間進行立法協商,而是說政協委員圍繞人大某項立法所涉及的若干問題開展協商,協商意見建議作為本級地方人大立法參考。

政協參與立法協商既不會改變政協屬性,又有利于提升政協專門協商機構的成效,也有利于提高人大立法的效率與質量,說到底,能更加充分發揮富有特色的中國政治制度的優勢。

(作者系復旦大學國際關系與公共事務學院教授、博導,上海市政治學會副會長,上海市政協理論研究會常務理事,摘自《人民政協網》20151030日)

七星彩长期二定包码 最新理财产品 澳门皇冠真人赌场 北京多乐彩票网 黑龙江快乐十分前三直 2021海南环岛赛具体时间 浙江快乐12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开元棋牌客服电话 内蒙古时时彩5个号走势一Welcome 排列3倍投计划 体彩江苏7位数晚上几点开奖 pvc平码 河内五分彩平台代理 幸运赛车玩法 陕西11选5基本走势图手机版 中长期金融理财技巧 四方宁夏麻将滑水麻将